红色足迹

当前位置: 首页
>红色足迹>名将故事

熊开文

 时间:2021-04-26 访问次数:

  熊开文(1895—1927),名奎生,又名兴洲,号归六。1895年2月13日出生在南丰县沙岗乡熊坊村。父亲早逝,靠母亲为人洗衣、种菜度日,生活十分艰辛。他10多岁时,才在村私塾念书。他天资聪慧, 勤奋好学,成绩优良。为了分担母亲的辛劳,他常常起早摸黑砍柴、割草、挑水、锄地。目睹村里贫富不均的现象,有一天他问母亲:“娘,为什么我们村里有的人家有砖墙屋、满仓谷,而有的人家茅草房,天天累死累活还缺衣少食?”母亲叹息地回答:“人家八字生得好! ”“娘,我不信什么八字,我要好好读书,长大后到大地方去找事干,好好供养母亲,为穷人办事”。

  1921年他毅然辞别老母亲,奔走福建、广东之间。参加国民革命军后,他任招兵委员,在福建永安、沙县一带做招兵工作。由于嫉恶如仇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得罪了当地商团,被撤职。他到上海,巧遇在上海定居的舅舅并寄居在舅舅家,通过舅舅结识南丰老乡、共产党员赵醒侬。两人一见如故,推心置腹,结为至交知己。在醒侬帮助下,他阅读了许多进步书籍,懂得许多革命道理,1922年他由赵醒侬介绍,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  1922年,赵醒侬赴南昌时,嘱咐开文要继续留在上海进行革命活动,日后根据需要也可能回南昌一道工作。赵醒侬走后,熊开文任劳任怨为党工作。1926年秋,赵醒侬写信到上海,要熊开文回南丰家乡开展革命工作。熊开文欣然接受,移交工作后旋即动身,于12月到达南昌。但赵醒侬已不幸于9月16日被反动军阀杀害。于是熊开文找到党组织负责人方志敏,方志敏敦促他急速返乡开展建党王作,并赠送他手枪一支。其时,国民革命军第14军政治部特派员曾燕堂(共产党员)、 黄励群(共产党员)已在南丰筹建国民党临时县党部,熊开文回南丰后,积极培养发展共产党员,同年年底建立中共南丰县第一个党支部,党员由12人发展到24人。

  1926年12月,国民党省党部派袁振亚(共产党员)到南丰改组国民党临时县党部,正式成立以熊开文为首的国民党南丰县党部,熊开文、李光贤等11人担任执委。从此,以中共南丰县支部为核心、联合国民党左派、争取中间派、打倒国民党右派的革命统一战线基本形成。

  为了培训干部,于1927年2月,开办30余人的干部训练班。在集训1个多月的日子里,每天都由熊开文等四五人轮流讲课,主要宣传马列主义、孙中山“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”的三大政策。通过宣传,许多进步青年懂得了为什么要北伐、为什么要打倒军阀等革命道理。

  熊开文在培养和发展党员的同时,还深入农村及县城各阶层,筹建各种群众组织,领导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。通过他的努力,先后成立南丰县农民协会(熊开文任农民协会常委)、南丰县总工会、绸缎百货店员工会、药业店员工会、南货业店员工会、棉布业店员工会、筏业工会等许多群众组织。在县总工会成立的那天,熊开文领导中共南丰县支部,组织1000多人的庆祝游行,高呼“打倒土豪劣绅”“打倒帝国主义”“惩办贪官污吏”“增加工资”“实行8小时工作制”“不准打骂和解雇工人”等革命口号。浩浩荡荡的游行历时4个小时,群众的革命情绪空前高涨。资本家非常恐惧,百般阻挠工人加入工会。怡丰洋油公司经理揭杏林利用亲戚邱池孙破坏工会工作,并声称要开除工人。熊开文立即以县总工会名义检举揭发,并宣布不许开除工人,否则就要罚款或采取其它惩罚措施。有个药店老板不服从工会命令,擅自开除工人。熊开文发动工会会员,把药店老板抓来戴上高帽游街。

  熊开文一方面领导城镇工人开展革命活动,另一方面领导农民协会向土豪劣绅进行坚决斗争。1927年春,他带领农民群众捉拿西坪土豪崔炳炎,押到农民协会严厉惩处,极大地鼓舞了全县农民的革命斗志。“一切权力归农会”,农民协会下令禁赌、禁烟(鸦片)、禁娼,并严密约束官吏的行为。熊开文听说邓克宗一帮土匪在他的家乡熊坊一带活动猖獗,在工农武装力量较薄弱的情况下,他把工农武装力量集中起来,先后换四次服装,经东西南北四街大造声势。然后又派部分人员到沙岗打前站,宣称开饭80桌,并说要消灭邓克宗。邓克宗以为有大部队进剿,吓得仓惶逃跑。当地群众称赞“熊开文80桌饭吓跑邓克宗800兵”。

  熊开文十分重视妇女运动工作。在他的积极组织下,1927年 2月成立南丰县妇女解放协会。宣布不准打骂妇女,严禁妇女缠脚,支持妇女婚姻自主,并为妇女介绍工作,大大激发广大妇女的革命热情。

  革命形势的发展引起国民党右派头目赵慕祁、刘韶仲等人恐慌。他们组织反动青年会,说农民运动是“惰农”运动、乱了社会秩序、工农运动过激过火了,指使股东老板混入工会搞破坏,并声称要另组县党部, 企图篡夺县党源领导权。遭到熊开文、李光贤等人谴责。不久,反动青年会趁熊开文、李光贤赴省城开会之机,由曾城南、刘铸伯带领几百打手,拿着棍子、扁担冲进县党部,毒打两名共产党员,捆绑游街,投入监狱。在南丰县党支部的领导下, 许多机关、团体召开会议,向国民党右派和反动青年会发出抗议书,要求立即释放被监禁的共产党员。各地农民协会纷纷进城声援党支部,准备痛打国民党右派头目刘韶仲。正在省城开会的熊开文、李光贤向国民党省党部反映情况。在广大工农的强大压力下,在省党部和驻南城的北伐军第14军团长李昌民调解下,商会沿途放鞭炮,向南丰县党支部和工农,当众赔礼道歉,送出被关押的共产党员,斗争取得胜利。

  当时的国民党南丰县县长曾宪周是个顽固右派分子,对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干涉破坏,公开支持反动青年会的活动,幕后策划毒打、监禁共产党员。熊开文迅速采取果断措施,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开展驱逐右派县长的斗争,并赴省城揭发曾宪周,迫使省政府下令撤销曾宪周的职务。当曾宪周离开南丰时,熊开文又发动群众包围他的住宅,勒令其交出步枪10支,用以武装工人纠察队。

1927年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的消息传到南丰,中共南丰县支部领导下全县工人、学生和城郊的农民,举行几千人的集会。熊开文慷慨陈词,痛斥蒋介石出卖革命的行径,号召全县人民团结一致,把革命进行到底。会后,广大群众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,“打倒反革命蒋介石!”“打倒帝国主义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的口号声响彻云霄。7月15日,武汉汪精卫集团公开叛变革命,国民党南丰县党部被迫解散。继而,县总工会、县农民协会、县妇女解放协会等群众组织也被迫停止活动。中共南丰县支部从此转入地下活动。熊开文回到家乡熊坊村,秘密组织家乡农民与土豪劣绅、贪官污吏作斗争。当时,南城里塔有个国民党巡官时常欺压熊坊百姓,民怨载道。熊开文得知后,在一天夜晩秘密带领9个农民,前往里塔捉他押到熊坊,绑在熊坊大祠堂吊打,群众无不称快。趁群众情绪高潮之机,熊开文旋即着手组建游击队,以开展游击活动。

  1927年春,熊坊村的熊报春为防止土匪邓克宗一伙搜刮,悄悄把自家珍贵财物藏在离熊坊约六七里的大操坊附近的岩石内,不料被同村游手好闲的周学孙发现,一天深夜把财物偷走。熊开文回熊坊了解这件事后,责成周学孙退还,并耐心教育,引导他走正路。熊开文在熊坊时常接济穷人。他本人常年在外,自家本来就比较穷困,有时也揭不开锅,但他宁可自家省吃俭用,也要叫妻子王氏送些食品给同村的贫苦老人。

  熊坊一带农民运动的发展,使南丰的国民党反动派十分恐惧。反动县长罗绍尧组建挨户团,张贴告示,悬赏捉拿熊开文,到处搞清乡和搜山。清乡委员会主任熊性涵是熊开文的族侄,1927年11月的一天深夜,熊性涵帯领团丁在熊坊村拘捕了熊开文。熊开文受尽酷刑,遍体鳞伤,始终坚贞不屈。1927年12月初的一个晩上,熊开文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枪杀在县城南门外沙滩上,家乡熊坊群众冒着生命危险,运回他的遗体,安葬在故里峨峰包。

  熊开文英勇牺牲后,南丰人民的革命斗争并未停止。他们在党领导下,在熊开文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鼓舞下,高举革命旗帜,更加勇敢地投入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。1987年,家乡人民重修烈士陵墓,12月26日在墓前举行揭碑仪式,隆重悼念这位南丰县第一个中共党支部的创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