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志文丛

同仇敌忾 气壮山河 ——抚州抗日烽火录

 时间:2019-08-26 访问次数:

 

 有这样一场战争,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十五年,但每当我们提起它时,仍不免心潮澎湃、血脉贲张。这场战争的持久与惨烈,让全世界见识了日本侵略者的残暴,也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。它就是抗日战争。194592,日本签字投降,八年抗战以中华民族的全面胜利而告终。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,本版推出特别策划,与读者一同回到那个硝烟弥漫的战场,体会那段抚州军民共同抗日的烽火岁月。

 

日军入侵抚州

    1939年3月28,侵华日军占领南昌,6月25起,日军飞机多次对抚州等地实施空袭。19425月下旬,驻南昌侵华日军第11军团为配合浙江日军作战,企图打通浙赣线,摧毁浙赣走廊美中两国军用机场,消灭浙赣铁路沿线的中国军队,陆续调集第33413师团和第106旅团以及竹原、平野、金井、井手支队约3万人兵力,编为3个兵团及预备队,在第11军团司令官阿南惟戬的统一指挥下,分3路向赣东地区进犯。

    19391941年,日军飞机轰炸南城、东乡、广昌、崇仁、临川、宜黄、南丰等县37次,仅东乡、南城、临川、崇仁4县,共炸死炸伤民众1700余人,炸毁房屋1242栋。

    日军在临川县81天,杀害民众15885人。194266日,日军将50名民众捆绑手脚,从文昌桥投入抚河淹死。19日,临川县罗针岭上徐家村农民136人,被日军用机枪射杀。在东乡,日军杀害民众1069人。崇仁县被日军杀死的民众有266人,杀伤的有54人,日军侵入县城将捉住的民众19人推入河中溺死。宜黄县被日军杀死的有809人,杀伤的有159人。金溪县被杀民众798人。南城县麻姑山大山村被日军血洗一空,老少无一幸存。

    除疯狂的烧杀外,日军还对临川、南城、崇仁、东乡、宜黄等县四处抢掳妇女,发泄兽欲,有的奸后还惨遭杀害。

    1942年6月5至15日,东乡、临川、宜黄、崇仁、金溪、南城相继失陷。日军所到之处,烧杀奸掠,无恶不作,赣东人民惨遭浩劫。据《江西近现代地方文献资料汇编》记载,日军侵略抚州期间,人民伤亡33192人,烧毁房屋27006栋,财产损失618.46亿元(法币,以19459月物价为准)。 

军队奋起抗击

    1942年6月1,日军第3师团主力约6000人,进占三江口,旋即沿抚河东岸,向东乡、临川急进。2日,日军一部分窜入进贤城,另一股窜至李家渡。3日,一股占据临川城,另一股沿抚河西岸南犯,34师团和金井支队2000余人同时抵达桐源附近,日机20余架、汽艇数十艘则在抚河上空及水面掩护。

    为阻击日军南进,国民党第79军军长夏楚中奉令率部由赣东星夜驰援,准备参加金溪、鹰潭战斗。3日,暂编第6师先头部队进至桐源、展坪街时,与日军遭遇发生激战,不能东渡抚河,遂令第98师速派1团及军直属工兵营向临川县城推进,并以该师1团于三桥附近策应,堵截入侵日军。4日傍晚,暂编第6师、第98师突入临川城内和日军发生巷战。次日14时,国民党军因伤亡过大,转移至城边与日军对峙。2340分,与日军在行易桥(今文昌桥)遭遇,激战一夜。日军后备队随之而来,国民党军被迫向南转移,由秋溪、茅排向南城撤退。10日,第79军即争取外围要点固守南城。11日,日军在炮火支援下,正面进攻南城县城,第194师伤亡惨重。12日晚南城沦陷,国民党军大部兵力转至硝石,14日进至万年桥南麻岭之线,与日军对峙,相机反攻。

    6月中旬,国民党军队实施赣东会战,驱逐日军。15日,第4军第90师克复崇仁,歼敌千余人。翌日,第59师又将踞宜黄之敌击溃,规复县城。20日,第4军分途进击邓家山、长岗圩、新塘圩、上顿渡之线。第58军进至上顿渡以北、临川以西地区,开始向临川之敌猛攻。

    6月23,第79军以一部继续围攻南城外,主力向棠阴方面由东向西攻击日军左侧。24日,第4军迅速转移于茅排南北之线。翌日,南城、浒湾、临川之日军,分途向国民党军阵地猛攻,经过一昼夜浴血奋战,国民党军仍保持茅排、车前、石坑山、打石山、河埠之线。28日,第4军转移到宜黄西南山地攻打日军右侧,第58军除一部向龙骨渡方向攻击外,主力向西转移,处处予日军夹击堵截。30日晨,日军5000余人分两股窜入棠阴和宜黄以西。下午,崇仁复陷敌手。晚上,第79194师攻克棠阴。

    7月1,19498师齐头进至棠阴、居陵之线,适逢日军千余人从杨坊回窜棠阴,国民党军予以迎头痛击。不久又有千余日军由潭坊窜至杨坊,在水南附近被国民党军击毙数百人,残敌退窜宜黄城。国民党军乘胜追击,2日午夜进至高华山附近,3日中午攻克高华山,日军大部北窜崇仁。4日晨,第四军90师开始猛攻宜黄,激战至下午,攻克县城,日军反窜崇仁。第58军按计划当晚转移菏湖圩、铁路头、蕉坑、富水以西山地,会合第4军向三仙庙、白陂、铁路头方面急进,第79军主力向崇仁以北杜家园、潘桥方向分路急进。自76日起,除第79军以一部猛攻南城外,主力由崇仁方面,第4军由白陂方面,从南向北朝日军侧背猛烈打击。第58军由菏湖圩方面,江西保安纵队由三湖方面,从西向东对日军主力反攻。8日,国民党军克复崇仁,9日子夜攻克南城。第79军向临川、第58军向三江口方向迅速追击,13日到达临川及三江口附近。同时,第79军暂编第6师亦进至芦村、东家岭、上顿渡附近,与日军展开激战,歼敌甚众。尔后分数路向日军攻击,并且截断了抚河水上交通,日军退踞临川、浒湾固守。之后,抚州战事不断,争夺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1942年8月15,驻抚国民党军开始尾击日军,并广泛截击、伏击,使日军损失严重。国民党军于8月23克复临川、金溪、浒湾,24日克复东乡,29日克复进贤。日军大贺、高桥兵团于8月底撤回南昌。抚州已恢复6月前的态势。至此,赣东会战,在赣江抚河方面,日军死伤1.3万人,被俘1000余人,被缴步枪120支、手 枪4支、刺刀111把、战马11匹等,在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。

人民英勇反击侵略

    日军侵占抚州期间,正值夏收季节,许多老百姓背井离乡,造成田地荒芜,家园破碎。面对日军血腥暴行,各地群众奋起自卫,英勇抗击。日军淫侮焚掠,激起临川长岭、凤岗群众的奋勇反抗,组成100多人的游击队,打死日寇30多名。宜黄棠阴永兴桥农民得知日军入侵,纷纷持鸟枪隐蔽在路侧山林中袭击日军,打死打伤日军数十名。金溪县抗日群众武装——义勇军,协助县保安队,与驻县城的日军激战1小时,将其击溃,县城得到光复。在南城万年桥塔山上,当地人民措进日军营房,杀死哨兵。南城县麻源路家桥的群众抓到日本兵,以血还血,活埋处死。

    在烽火连天的赣东大地,抚州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抗日英雄。崇仁东来唐剩人戴用章,中学肄业时,恰值日本侵略军侵犯我国东北三省,他义愤填膺,决心投笔从戎。·事变后,他毅然告别父母和新婚妻子,参加抗日战争。经过三次空中激战,在江苏境内上空击落日机两架,荣立战功。1937930日,在河南境内的一次空战中,不幸血洒长天,为国捐躯。

    临川云山农民付德仔、周水汝、罗长太等8人,组织自卫抗日游击队,用梭镖当武器,先后打死窜扰的日军20余人,夺获步枪10支、子 弹数百发。后来,游击队人数发展到20余人,并与东乡古家塘一支20多人的农民自卫组织联合起来,组成抗日游击队,相继在芦场岭、云山和进贤大埠坪等地伏击日军搜索队,打死打伤日军30多人。

    崇仁县许坊乡谙源村农民李大生,组织20多名青壮年,在横坑岭伏击日军,毙伤日军10人,缴获步枪15支。

    战前寄居在北平的南城县知名人士程希文,闻知日军进犯赣东,千里迢迢赶回南城,他说,民族存亡,何思偷生,当留故乡,倡导抗敌,愿以身殉国。县城沦陷前,他谢绝亲朋的劝告,毅然留下与城共存亡。日军进城后,敌指挥官田孝行企图诱降,程希文拍案怒斥仇敌,慷慨饮弹。

    东乡岗上积乡下毛栗岗村人尧嘉贵、尧福英兄妹俩凭着机智和勇敢,打死进村抢劫的日军3人,写下了一段英雄佳话。1942910日中午,十几个日本侵略军窜到毛栗岗村,尧家兄妹向后山躲避不及,一日军已向他家走来,尧嘉贵当机立断,紧握把耙头藏于门后,待日军一踏进大门,就猝然挥耙向日军头部砸去,日军当即倒地死亡。接着另一个日军冲了过来,尧嘉贵翻身一击,又结束了第二个日军的性命。兄妹急忙关上大门,退守耳门的小巷两旁,另一个日军端着步枪正从耳门窜入,待其走近,尧嘉贵突然一耙砸去,未中要害,日军慌忙用上好刺刀的枪刺来,尧嘉贵用耙头向上一挡,因用力过猛,脚下一滑,入天井,日军趁机用刺刀紧逼过来,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,尧福英操起竹椅从背后朝日军后脑猛力一砸。日军一个踉跄,嘉贵趁机一跃,手起耙落,打死了第三个日军。战斗胜利结束,尧氏兄妹迅速闪入后山林中,待到深夜潜回家中,发现三具日军尸体已被拉走。当年秋,该县县长逯剑花亲临岗上积,赠给尧氏兄妹义勇可风的锦旗。当天,人们敲锣打鼓,鸣放鞭炮,游行庆贺。

黄博文 抚州日报社 万亮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