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志文丛

赣东会战

 时间:2019-08-26 访问次数:

 

作者:鄢春琴 

 

 

1937年7月7日,日本发动了芦沟桥事变,疯狂向中国内地进攻,中国军队奋勇抵抗。从此,中国人民开始了八年抗战。1938年上半年,日军占领芜湖、安庆后,继续沿长江西犯,1939年3月28日占领南昌。从1939年6月25日开始,日军以南昌为据点,3年之间先后出动飞机轰炸南城、东乡、广昌、崇仁、临川、宜黄、南丰等县37次。日军的暴行,受到了中国军队和抚州民众的坚决抵抗,经过激烈的战斗,最终取得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胜利。 

 

一、日军野心 

1941年12月7日,日本为摆脱侵略中国而引起的国内政治经济危机,排挤美英等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势力,掠夺东南亚资源,悍然出动大批军舰、飞机,偷袭美国海军基地——珍珠港,重创太平洋舰队。由此爆发太平洋战争。1942年4月18日,美军出动16架B-25轰炸机,从太平洋航空母舰上起飞,轰炸东京、横须贺、横滨、名古屋等地,然后降落在浙江衢州、丽水和江西玉山等机场整理。美军的穿梭轰炸,使得日本国内民心恐慌,社会骚动。日军为解除美军轰炸威胁,纠集约5个师团的兵力,于5月15日起向中国第三战区部队发起进攻。浙江之日军与赣东之日军同时出击,企图打通浙赣线,摧毁衢州军用机场,进而消灭浙赣铁路沿线的中国军队。 

浙江之日军沿钱塘江西岸西进,连陷金华、衢州、江山、玉山、广丰。赣中之日军第40师团和第3师团、第34师团的一部,沿浙赣线东进,6月1日,第3师团主力约6000余人进占三江口,旋即沿抚河东岸分向东乡、临川急进。2日,一部分窜入进贤县城,另一股窜至李家渡。3日,占踞抚州城。而沿抚河西岸南犯的34师团金井支队2000余人已到达桐源圩附近。半月之内,抚州境内东乡、临川、宜黄、崇仁、金溪、南城相继失陷。战争形势对中国军队十分不利,抚州半数地域都有敌军活动,在乐安县龚坊,发现敌军千余人,企图向永丰县窜扰;金溪县浒湾之敌则忙于架桥、征集船只,扬言大举进犯金溪,南城县万年桥之敌也企图偷渡旴江,攻取金溪。 

 

二、中国军队阻击日本侵略军 

当时驻扎在临川附近的中国军队只有江西保安第4师,兵力十分薄弱。为阻击日军南进,第九战区司令薛岳令驻守湖南株州、浏阳附近夏楚中的第79军,星夜驰援赣东,要求6月4日前全部到达临川集结。并令欧震的第4军从湖南向江西移动,以策应79军行动。同时,为协同第三战区浙江境内中国军队作战,薛岳令赣北、鄂南、湘北中国军队适时出击,牵制敌兵,并令孙渡的第58军从上高进驻丰城迎敌。 

79军辖第98师、194师及暂编第6师。79军军长夏楚中,以赵季平的暂编第6师为第一梯队,经醴陵、萍乡、宜春、分宜、清江向临川前进;以郭伯礼的194师、向思敏的98师沿暂编第6师路线进发,军部及直属队在194师后面跟进。 

6月9日,南城沦陷。10日拂晓起,98师及暂编第6师按军部指示分别进入阵地展开兵力,阻敌继续南进。同日194师令580团第一营负责切断南宜敌人联络线,师主力转赴游家边、腾桥、东馆等地区赶筑防御工事,以切断敌的运输补给线。日军攻陷南城后,损失很重,补给困难亟待休整。194师于6月12日拂晓到达游家边、腾桥附近设伏,多次阻击敌人从陆路、水路运送补给物资,至15日,日军的补给已处于完全中断状态。 

中国军队继续在南临公路追击敌人,6月17日晚,98师及暂编第6师利用夜暗迫近敌阵地,向敌攻击前进,双方激战一整夜,中国军队毫无进展。194师奉军部命令先行占领腾桥及游家边,攻击护路之敌,尔后将师主力转移于南城以北地区,攻击南城之敌侧背。18日4时左右,580团一个营向腾桥之敌作正面的攻击前进,中国军队占领腾桥。194师主力于18日拂晓前乘敌不备,一举攻占了游家边,切断南城敌后路。19日,南城日军给养发生问题,加上后路又被切断,城内军心顿起恐慌,便于7时开始分成两路向临川方向撤退。右路敌约万余名向南临公路上撤退,左路敌约万余名向宜黄方向撤退。日军从南城撤退后,79军令暂编第6师向敌右纵队追击前进,98师向敌左纵队跟踪追击,令194师继续在南临公路努力截击敌人。暂编第6师于6月19日22时左右在游家边以北地区跟上敌人,与敌掩护部队发生战斗。敌一方面掩护主力撤退,一面急向腾桥方向逃窜。 

21日,194师和98师集结于宜黄待命,暂编第6师则留在腾桥附近监视东馆之敌。是日午后,东馆之敌向抚州方向退缩。暂编第6师便进驻东馆附近。当地民众报告,浒湾之敌有千余名,每当午后3时至5时,便有大批日军到抚河洗澡。23日晚,该师派出一个重机枪连和一个步兵加强连携带4挺重机枪,15挺轻机枪,每个战士携带干粮前往浒湾抚河对岸设伏。24日14时,果然有百余名日军开始下河洗澡,此后又有不少日军陆续赶来,到16时,河里已聚集了六七百名之多。中国设伏部队眼看时机已到,一声号响,所有轻重机枪火力齐向河里日军扫射。日军遭此突袭,惊慌失措争奔上岸,又被火力封锁无法逃脱,霎时,敌尸满江,河水尽红。敌遭此挫折后,仓皇撤往抚州。 

 

三、赣东会战 

日军退缩抚州,中国军队将其围而歼之的时机已经成熟,于是集结4个军的兵力,在临川附近实施“赣东会战”。按照第九战区司令部的部署,6月14日,第4军军长欧震率部由乐安、宜黄小路绕道至龙骨渡、荣山,然后移至临川城外附近待命。期间,中国军队第79军率先反攻南城之后,第4军由临川之南,孙渡率58军由临川之西反攻,第100军攻打浒湾、金溪。15日,第4军陈侃的90师克复崇仁,歼敌千余人。翌日,张德龙的59师又将踞宜黄之敌击溃,光复县城。20日,第4军分途进击邓家山、长岗圩、新塘圩、上顿渡之线。58军进至上顿渡以北、抚州城以西地区,开始向抚州城之敌猛攻,形势对中国军队大有好转。 

日军唯恐左翼南昌至鹰潭交通被阻断,华东派遣军总司令火田俊六决定以11军司令官阿南惟戬指挥的浙赣西路兵力增援临川,以期一举歼灭中国军队,解除威胁并乘虚进窥吉安,达到侧击长沙、衡阳之目的。遂集中优势兵力,企图于宜黄、临川之间,围歼中国军队第4军主力及在抚河、赣江之间包围第58军,然后乘机南犯,入侵吉安。从6月18日起,日军向浒湾、临川、三江口一带集结,至23日与南城、临川之34师团、3师团一道,对欧震第4军实施包围。24日,第4军迅速转移于茅排南北之线。翌日,南城、浒湾、临川之日军分途向中国军队阵地猛攻。双方往返搏杀一昼夜,中国军队仍保持茅排、车前、石坑山、打石山、河埠之线。27日中午,天气突变,雷雨交加,中国军队后方山洪陡涨,桥梁冲毁,以致补给增援困难。28日,日军步兵分路向中国军队两翼包围,因中国军队后援不继,右翼之元口及左翼之梨溪被日军突破。另股日军千余人,乘隙由龙骨渡向潭坊、宜黄急窜。次日上午,又有千余日军,由永兴桥西岸向宜黄进犯。同时,抚州城日军更是纷纷乘船向南城、崇仁分进。此前,中国军队已洞悉敌意欲先围歼第4军之企图。故在27日即严令98师速向茅排急进,击敌左侧。令梁德奎的新编第10师从白鹭渡、西津渡向上顿渡东南急进,击敌右侧。 

当敌分进南城、崇仁时,第4军已实施金蝉脱壳之计,成功转移到宜黄西南山地集结。而79军新编第6师则钳制南城之敌,98师、194师索敌侧尾追。58军除一部向龙骨渡方向攻击外,主力向西转移,处处予日军夹击堵截。 

6月30日晨,日军5000余人分两股窜入棠阴和宜黄以西。下午,崇仁复陷敌手。晚上,棠阴被194师攻克。7月1日,194师、98师齐头进至棠阴、居陵之线,适逢日军千余人从杨坊回窜棠阴,中国军队予以迎头痛击,不久又有大股日军由潭坊窜杨坊,在水南附近被中国军队击毙数百人,残敌仓皇退缩宜黄城。中国军队乘胜追击,于2日午夜追至高华山附近,日军加紧修筑工事,企图顽抗。中国军队奋勇推进,于3日中午攻克高华山,日军大部北窜崇仁。 

这时,第4军已于杏坊、凤岗间山地集结完毕,4日晨,该军90师开始猛攻宜黄,激战至下午,攻克县城。 

日军反窜崇仁后,日夜挖壕筑垒,后又有从南昌、临川增援5000余人,妄图围歼58军。6日拂晓,孙渡率军部及直属部队行至七家桥,遇200余日军西窜,被中国军队一举击溃。而梁德奎率新编第10师师部抵达荷湖圩时,与日军主力第6师团13联队不期而遇,敌出动飞机数架前来助战。该师迅速占领制高点进行阻击,毙敌甚多。下午6时,58军各部到达荷湖圩,集中全力向敌发起总攻,激战到7日黎明,敌军伤亡600余人,缴获战马百余匹。残敌向店下街窜去。58军鲁道源的新编11师也经铁路头集结于狮子山、岗坑、白石桥、蜜蜂圩, 为58军主力成功突围创造了条件。此时,79军除以一部猛攻南城外,主力由崇仁方面,4军由白陂方面,从南向北朝日军侧背猛烈打击。58军得以安全突围。同时,在赣江以东的樟树镇附近,中国军队新编第12师、20师和江西保安纵队也取得了重大胜利。 

7月8日,中国军队一举收复崇仁,9日子夜攻克南城。此时日军获悉中国军队主力并未渡过赣江,西犯显已扑空,于是分别向临川、李家渡、三江口方面退却。 

10日,79军向临川,58军向三江口方面迅速追击,13日到达临川及三江口附近。同时,79军暂编第6师亦进至钟岭、上顿渡附近,与日军激战,斩获甚众。尔后分数路向日军攻击,并且截断了抚河水上交通,日军退踞临川、浒湾固守。 

1942年夏季,英美联军开始从太平洋东南反攻,日军妄图在德军攻下斯大林格勒后,向西伯利亚进攻。因此,收缩侵华兵力,准备抗击英美联军的反攻和进犯苏联,并于8月上旬开始从浙赣走廊收缩撤退。8月15日,驻抚中国军队开始尾击日军,并广泛截击、伏击,使日军损失严重。8月22日,新编11师克复李家渡,23日194师收复临川,暂编第6师收复浒湾,24日194师收复东乡,27日新编11师收复梁家渡。日军大贺、高桥兵团于8月底撤回南昌,抚州已恢复6月前的态势。 

赣东会战,日军付出了死7325人,伤6136人,损失战马3342匹的惨痛代价。井上哲男、宫浦等11人被俘。缴获步枪295支,重机枪3挺、迫击炮2门,战马35匹,最后以中国军队的胜利告终。